】 【打 印】 
仇警教師不嚴肅處理 何以保護稚嫩學子
http://www.CRNTT.com   2019-10-04 09:56:55


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中評社 資料圖)
  中評社香港10月4日電/在反修例事件中,涉及暴力的被捕學生的比例大幅增加,由開學前的兩成半,劇增至開學後的近四成, 其中最小的只有12歲。與此同時,戴健暉和賴得鐘兩個仇警老師的風波仍未了結,又發生保良局何蔭棠中學教師製作“仇警工作紙”事件。中學生成為暴徒,與中學一再出現仇警教師,這兩種現象同時發生,絕非偶然現象,而是具有必然的因果關聯,引起香港社會高度關注,為人父母的家長更是憂心忡忡。難怪兩名曾擔任香港特首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和梁振英都站出來說香港教育出了問題,也難怪港澳辦發言人在最近記者會上直指,一些教育界人士正在利用手中權力和資源散播暴力仇恨的種子,並認為應當依法給予最嚴厲懲戒。

  煽動仇恨違《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反修例風波衝擊平靜的校園,不僅有些教師親身參與各種示威抗爭行動,更有教師公開宣揚仇警言論。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在個人社交平臺上發帖,“祝福”“黑警”的子女活不過7歲,或20歲前死於非命。嘉諾撒聖心書院教師賴得鐘將facebook頭像換成“黑警死全家”,鼓吹欺凌、仇視警察家屬。這些言論煽動暴力和仇恨,超出常人應有的道德底線,嚴重違反教師專業操守。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規定,教師“不應因種族、膚色、信仰、宗教、政見、性別、家庭背景或身心缺陷等原因而歧視學生”、“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教育學生尊重他人”、“致力維護良好的社會風氣”等。《教育條例》明確授權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若“覺得該教員不稱職”或出現“專業上的失當行為”,便可依法取消教員註冊。戴健暉和賴得鐘兩人煽動“仇警”,嚴重違反《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教育局有責任依據《教育條例》懲處。

  然而,教育局對於這兩人只是發出譴責信,並沒有執行《教育條例》規定吊銷違規教師註冊,向教育界發出錯誤信息:教師煽動仇恨違反教師守則,不必受到革除教職的懲處。戴健暉和賴得鐘宣揚仇警言論被輕輕放過,於是就有了保良局何蔭棠中學教師製作“仇警工作紙”的事件。該中學有教師在自製的中一工作紙中,藉成語填充題誣衊警察“與黑幫暗中勾結”,意圖利用滲透方式對學生洗腦。何蔭棠中學的工作紙事件,較兩名仇警教師的言論更具隱蔽性,更令人憂慮外界所看到的學校煽動仇警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禁止煽動仇恨是國際通例

  教師發表煽動仇恨,不但屬於失德、失職行為,在許多國家更是刑事重罪。德國刑法規定,在特定條件下煽動對少數人的仇恨是一種被懲罰的犯罪,最多可被判刑5年。新西蘭人權法案禁止仇恨和煽動仇恨,任何由於種族、膚色、國籍、信仰或團體的不同而引起的公開威脅、歧視、鄙視、屈辱或利用語言文字煽動仇恨都屬違法。美國聯邦及州市各級政府,都有針對煽動仇恨犯罪的法例。法國在禁止仇恨的法律中,明確禁止在公共場合公開(對他人)人格侮辱或種族歧視。大多數國家都有就仇恨言論立法,正是因為煽動仇恨會產生嚴重社會後果。教師煽動仇恨,更會直接毒害稚嫩學子。

  在持續不斷的反修例暴亂中,青少年學生所佔的比例相當高,最小的只有12歲,令人震驚。年幼無知、童稚未脫的學童,竟然身帶足以致命的危險武器,全副裝備參與暴力衝擊。這是何等極端的思想洗腦,才會產生那些恐怖主義盛行的地方才會有的“少年暴徒”。香港社會必須向教育界提出這樣的質問:將這些學童猶如“人肉炸彈”般推上戰場,究竟是誰的作品?將煽動仇恨的人留在教師隊伍,等於是將學子置身於受荼毒的危險環境中。不革除仇警教師的教職,何以保護稚嫩學子?

  教育部門有責任跟進

  中學出現仇警教師和暴力學生,恰恰說明香港教育存在嚴重問題,亟需撥亂反正。學校是教育的主陣地,教師是學校教育的第一責任人。教育界撥亂反正,須從嚴肅處理仇警教師開始。教育管理部門有責任嚴肅跟進“仇警工作紙”事件,並依據規定革除有關教師的教職。

  革除仇警教師的教職,不僅是因為該教師的行為超出了教師職業底線,沒有教師的師德倫理,喪失教師專業資格,更重要的是畫出紅線,向所有教師發出拒絕仇恨、保護學子的正確信息:為人師表者必須嚴守教育專業守則,保持校園純潔和寧靜,不可向學生散播暴力仇恨種子,更不可教唆、煽惑學生參與極端暴力行動,否則就須承擔嚴厲懲戒的後果。

  (來源:明報,作者盧文端系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
中彩手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