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廖崢嶸:如何破解世界經濟的近痛與遠憂
http://www.CRNTT.com   2019-10-02 11:01:29


  中評社北京10月2日電/近段時期,有關世界經濟走勢的關注集中在周期性趨勢上。數據顯示,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這一輪全球經濟復甦於2018年下半年觸頂。經合組織不久前發布中期前景展望,再度下調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並稱“全球增長放緩可能具有結構性”,低增長態勢正變得“根深蒂固”。

  經合組織的最新報告喚醒了對結構性問題的擔憂。回到三四年前,世界經濟疲態引發焦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顯示,到2016年,全球GDP增速已連續5年低於長期(1990—2007年)均值3.7%。之後,世界經濟在2017年上半年出現“同步復甦”態勢。但樂觀情緒曇花一現,2018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世界經濟展望報告稱,“同步復甦不複存在”,“約兩年前開始的廣泛全球經濟擴張已經進入平頂期”。美國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今年7月的評估顯示,衰退風險指標自2009年以來首次突破32%。近半個世紀以來,只要這一指標超過28%,經濟衰退的到來便毫無懸念。

  世界經濟正在下行,它不但面臨轉入周期性衰退和突發經濟金融危機的風險,也面臨掉入長期“低增長陷阱”(伴隨高債務、低通脹)的風險。當前,衰退與貿易戰關聯度高,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衰退和危機屬於周期性反應,它不能代替對長期低增長、高債務這類結構性問題的擔憂。


  全球經濟增長的長期隱憂,首先體現在中美兩大經濟體的調整變化以及其他重要經濟體表現平庸上。進入新常態後,中國經濟繼續保持對全球經濟的高貢獻率,但從高速增長調整為中高速增長,還是會相應地影響到全球增速。美國經濟在金融危機後復甦乏力,雖然這兩年得益於周期和減稅等因素,復甦一度顯出“強勁”勢頭,但很快又顯現下行和向衰退方向的轉移。美聯儲7月也已改變對走勢的判斷,提前終結加息和縮表計劃。美國經濟陷入衰退似乎只是時間問題。較之中美,歐盟表現更弱。歐洲多國已實行負利率,應對增長失速的政策空間幾乎耗盡。

  導致低增長的結構性因素難以解決。首先是勞動生產率提升遇到瓶頸。二戰後日本和西歐的勞動生產率出現恢復性高增長,趕上美國水平,在近20年間,世界經濟保持5%高增長。但1970年代中期以後,生產率增速放緩,當前幾乎所有發達經濟體勞動生產率都呈現長期下降趨勢。法國、德國、日本和英國經歷了比美國更嚴重的勞動生產率增長下降。比利時的勞動生產率從近高峰時的7%降到當前的0.5%。高科技明星芬蘭的勞動生產率從5%跌至近乎為零。追趕明星韓國從6%跌至今天的3%。 


【 第1頁 第2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中彩手彩票安全吗